024-2250-3777

火竞猜-火竞猜app-火竞猜ggcarry官网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11部委清理高尔夫禁令1年追踪:违建球场仍营业

发布时间:2019-08-28 12:47:40 来源:火竞猜-火竞猜app-火竞猜ggcarry官网点击:14

  高尔夫积重难返

  ——11部委“特急”通知一年追踪

  如果是在一年之前,这个高尔夫俱乐部未必会有这样的兴奋,她首先要担心的是自己的生死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李慧 | 上海报道

  “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高尔夫》栏目组来球场录制节目,此栏目每周四晚23:30播出,敬请关注哦!”2012年8月14日,圣安德鲁斯(郑州)高尔夫俱乐部在微博上写道。

  如果是在一年之前,这个占地4200亩的高尔夫俱乐部未必会有这样的兴奋,她首先要担心的是自己的生死:2011年7月15日,官方媒体人民网发表了长篇专电《河南省郑州市多家高尔夫球场非法占地 乱象丛生》:

  “圣安德鲁斯(郑州)高尔夫球场至今未办理任何土地使用手续。”“球场占用的土地有耕地、林地和建设用地,属于严重的违规违法占地。”

  报道说:“2008年10月31日,中牟县国土局责令圣安德鲁斯(郑州)高尔夫球场限期拆除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13993.3平方米、圈地用铁网7432米;责令其退还已圈占的4174.51亩土地,恢复土地原貌;处罚款共计29570066.66元。”

  不过,俱乐部缴纳了2957万元的罚款,却对拆除建筑物和其他设施的处罚决定视而不见。直至今日,球场仍在火热营业中,这从它最近的招聘动态中可略窥一斑——某著名招聘网站上,圣安德鲁斯(郑州)高尔夫球场在8月18日这一天就发布了7个岗位的41个用人需求。

  “特急”通知 特慢行动

  对于各地高尔夫俱乐部而言,2011年是政策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这年4月11日,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委联合签发“特急”《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方政府要高度重视抽调专门人员成立工作组”,将本地区所有球场名单及违规球场清理整治情况进行汇总,于2011年6月底前报送国家发改委。

  2004年以来,对高尔夫的禁令起码颁发了十道,但这一次最为严厉。然而,6月大限已过,未果;8月份,国家发改委再次发布该通知的全文,整治情况仍无结果。2012年6月,监察部、国土资源部通报了两部门联合查处的7个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情况,然而,据《瞭望东方周刊》调查了解,不少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仍一片歌舞升平。

  2011年的《朝向白皮书》数据显示,在政策的严厉打压下,上一年仍新开高尔夫设施45家,折合约43个18洞球场(部分球场2011年开业或试业的球洞数,并非该项目规划球洞数),设施增长了11.4个百分点(18洞球场增长率为10.8%)。

  政令是清晰的。2004年10月下发的《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中明确要求,国土资源部门要根据国家产业政策,对淘汰类、限制类项目分别实行禁止和限制用地,继续停止高档别墅类房地产、高尔夫球场等用地审批。2006年12月,国土资源部、国家发改委联合印发《关于发布实施〈限制用地项目目录(2006年本)〉和〈禁止用地项目目录(2006年本)〉的通知》,两目录自12月12日起实行。别墅类房地产开发、高尔夫球场、赛马场项目等六类被明确列入禁止用地项目。

  高尔夫政令为何老是心肌梗塞?是什么令这些高尔夫球场有恃无恐?它真的是一场灾难吗?

  硬政令,软抵抗

  2011年4月份11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确立了6月底的调查汇总“大限”。

  “大限”过后,《瞭望东方周刊》曾对各部委和北京、河北、海南、湖南、湖北、浙江等地方政府跟踪调查,没有任何消息显示,“6月底报送”的任务得以完成。此后,《瞭望东方周刊》致函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及北京、河北、海南、湖南、湖北、浙江等省级地方政府发改委,了解政令执行情况,得到的回复也非常含糊。

  地方政府虽没有给出违规球场整治情况,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却在此期间发挥了舆论监督作用,调查并曝光了全国一大批违规高尔夫球场。

  2012年6月20日,监察部、国土资源部终于出手,联合查处了7个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北京温榆河高尔夫球场、辽宁阜新海州矿国家矿山体育公园高尔夫球场、山东威海汤泊温泉度假村运动公园高尔夫球场、广东惠阳金玉东方黄金珠宝产业园高尔夫球场、贵州铜仁梵净山高尔夫球场、云南昆明梁王山生态运动休闲旅游区高尔夫球场、陕西西安林克斯高尔夫球场。它们分别存在违法占用耕地面积较大、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以修建农业生态园名义违法占地等行为。

  在业界人士看来,这7家“出头鸟”可谓点背到底。据当地媒体报道,通报后它们立即被当地政府取缔,相关责任人也被当地检察机关追究。

  相比之下,越罚越坚挺的圣安德鲁斯郑州高尔夫球场抗压实力实在不容小觑,远非“幸运”二字可以形容。

  与圣安德鲁斯(郑州)高尔夫球场同在一个省的河南思念(国际)高尔夫俱乐部、金沙湖高尔夫俱乐部,在被人民网曝光后同样毫发无损。

  其中,河南思念在2011年7月15日被曝光,下旬就被《高尔夫周刊》以《河南力量》为题做了专版报道。金沙湖高尔夫俱乐部则成为了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高尔夫》栏目开播仪式举行地。对于河南思念(国际)高尔夫球场,惠济区国土资源局土地监察大队队长许战勇对外表示,相关手续正在通过省里报请国务院批准过程中。

  2012年8月14日,《瞭望东方周刊》致电惠济区国土资源局,询问手续是否批下来时,办公室主任表示“不太清楚,高尔夫在市里备案”,建议去郑州市国土资源局询问。本刊记者与郑州市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处、政策法规处、外宣处等联系之后,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在外宣处,本刊记者甚至刚刚提及高尔夫就被挂断电话,再打过去被提示“暂时无法接通”。

  同样的情况,《瞭望东方周刊》在致电山东文登市、哈尔滨松北区、安徽肥西县、山西太谷县、湖北宜昌等十几个县市国土资源局询问被曝光球场后续处理情况时,要么被挂断电话,要么“以内部电话为由”拒绝透露监察处电话,或者说不清楚,建议询问省国土资源厅。

  8月15日,本刊先后致函河南、黑龙江、山东、安徽、湖北等省国土资源厅,截至发稿为止,这些省份国土资源厅相关工作人员都以“不太了解”回复,“正转到相关部门处理中”。

  其实,上述地区被曝光近一年的球场,仍在平静甚至高调的运行中。更为严重的是,政令严压之下,还有不少企业顶风作案新建高尔夫球场。

  风景区跟湿地保护区成为重灾区。

  四川宏义实业集团以 “世外桃源”名义,在四川省九寨沟县保华乡灵华村的天池山占地3000余亩开发高尔夫球场。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太阳岛湿地保护区内,总占地为2100亩的太阳岛高尔夫球场正在迅速“崛起”。

  在山东,2012年8月3日的《中国商报》报道说,潍坊市奎文区郭家庄村和大崖头村村民“口粮田”被当地政府和开发商强征强租,以修建体育公园的名义修建国家明令禁止的高尔夫球场(白浪绿洲高尔夫俱乐部)、别墅等项目。

  看来,政令从中央向下推行过程中,脉络亟需疏通。

  “小”球场,大利益

  自2004年以来,国务院和各部委至少下发了10道禁令,高尔夫球场却越挫越勇,从2004年的170家增长到2011年的“营业中”的440家(2011年《朝向白皮书》数据)。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则统计,截至2011年5月,全国共有高尔夫球场600座左右,然而全国正规审批通过的高尔夫球场只有10家左右。

  《瞭望东方周刊》曾在《高尔夫五年封禁的规矩与现实》(2009年)、《高尔夫霸气外露》(2011年)等报道中阐述了球洞与当地经济发展的关系。“没有任何一个球场不是经过审批的,区别是市、县还是镇批准的,如果说违规,首先是地方政府违规。”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韩烈保说,高尔夫球场在地方上首先算得上够投资规模的招商项目,它对于环境的改善、就业的带动尤其是税收的贡献是显而易见的,在这些利益的驱使下,地方政府会与企业一起以各种名义促使项目落地。

  与高尔夫搭配建设别墅豪宅,是房地产商商场制胜的一大利器。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雅居乐海南清水湾高尔夫球场涉嫌违规经营事件即为佐证。公开资料显示,由雅居乐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开发的白鹭湖项目,占地约1.6万亩,投资约50亿元,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房地产休闲项目之一,《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说,该项目至今仍以2500亩山水高尔夫公园为卖点销售,从2009年开盘至2012年上半年,项目累计约实现销售金额40亿元。2012年7月,雅居乐清水湾以29.38亿元成交金额、10.4万平方米的销售面积再次夺得海南上半年销售之冠。

  这挑战了中央政府政令。

  针对高尔夫球场“涉嫌违规经营”的质疑,雅居乐管理层在2012年5月24日回应说:该球场只是位于清水湾项目旁边,并非公司所有。后面还分辩称项目配套的并非是高尔夫球场,而是景观绿地,该公司也从未对其进行过与高尔夫球场有关的运营活动。

  这一解释显然缺乏说服力。2012年8月,广东惠州惠城区召开的白鹭湖建设项目建设情况通报会披露说:已成立市领导任组长、相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联合调查组,惠城区成立了相应的工作组,对白鹭湖项目建设情况进行核查。

  高尔夫屡禁不止同时与投资开发企业违法成本过低有关。一般被当地部门处罚后,违规企业往往只需支付上百万元的罚款即可——雅居乐副总经理卫静心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透露说,2008年接受惠州国土部门处罚决定,被罚款100多万元。这与企业巨大的投资和经济获利相比起来可谓是“九牛一毛”。

  假傲慢,真偏见?

  如何处理“生米煮成熟饭”的违规高尔夫球场?业内意见各异。有的观点认为要无偿地没收土地,责令企业复垦恢复原状,然而更多的观点认为恢复原状“是种浪费”, 可以将违规高尔夫球场部分地向公众开放,使它们具有公益性质,物尽其用。同时,加大对相关监管部门失职渎职的打击、问责力度,疏通下面执行脉络。

  自2004年国务院禁令以来,批判高尔夫球场已成为主流舆论,连带高尔夫这项运动也颇遭诟病。多位高尔夫运动爱好者对本刊记者说,国内高尔夫球核心人口中将高尔夫球运动真正视为运动的人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比例的,但大众“对高尔夫抱有一定的偏见”。

  高尔夫业界人士吴若成撰文说:清理整治已演变成一场对高尔夫的声讨,不惜上纲上线,大有“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之势。

  吴若成对高尔夫行业领导机构的“傲慢”态度表示失望之情:中国高尔夫协会和下属的专业委员会(场地委员会)到各级地方高协(云南高协除外),都在《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和舆论一致的声讨面前集体失声,至今也没有出来对此事做正面回应,没对我国的高尔夫球运动起到应尽的“护育”之责。

  今日的中国高尔夫行业,可谓是乌云密布、荆棘遍布,如何规范引导高尔夫健康发展,化解其中裹挟的政令不通、各自为政、贪腐渎职、群体隔阂,仍然是一个远未解决的重要命题。